>
快捷搜索:

AI+幼教 Hello Kitty智能教育机器人发布

- 编辑:永利官网 -

AI+幼教 Hello Kitty智能教育机器人发布

图片 1

中新网8月17日电 今天,康力优蓝青少年人工智能体系课程发布会暨教育合伙人签约仪式在位于北京亦庄的2018世界机器人大会现场举行。会上,一套适合中国基础教育阶段,并且成体系的AI教育课程正式发布。

图片 2

中新网11月9日电 8日,“好萌友•AI未来 —— Hello Kitty智能教育机器人新品发布会暨合伙人大会”在京召开,这款新品机器人是康力优蓝在“强IP战略”指导下,携手日本三丽鸥推出的第一款IP产品。

图片 3

文/ 何己派 编辑/ 陈晓平

图片 4康力优蓝CEO刘雪楠

众所周知,未来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在很大程度上将是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而我国人工智能人才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处于严重匮乏的境况。形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很多,但一套适合国情的青少年教育课程体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

“现场没货了,再买只能发快递。”

康力优蓝CEO刘雪楠在演讲中说:“回顾不同年代的卡通IP,有的昙花一现,有的经久不衰,究其区别,就在一个‘爱’字,只有具备爱的能量,IP才具备生命力。Hello Kitty已成为爱的符号,深受全世界小朋友和大朋友的喜爱。而这一点,恰恰又与康力优蓝的企业价值观和产品哲学高度契合。”

康力优蓝携手华东师范大学,于两年前开始着手这一套课程体系的研发,由华东师范大学开放教育学院院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

ECNU联系中心首席专家祝智庭教授担任编委专家组组长,先后有多名国内外知名科学家和教育专家参与,以“五维融入式课程体系编制”为理念进行编撰,在今年7月正式完稿。这部课程囊括了二十类全向人工智能学习内容,覆盖语音识别、语义理解、人脸识别、定位导航、人体跟随、多模态人机交互等全部人工智能板块,内容深入浅出,结合大量应用场景案例,能够帮助青少年在人工智能学习方面打下坚实基础。

图片 5

“这套课程并不作为单独的教育产品进行销售,它是我们一站式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康力优蓝教育产品总监周维介表示。早在今年5月,康力优蓝就发布了“优智机器人•AI创客实验室”这样一套整体解决方案,能够帮助学校、教育机构一站式具备软件系统、硬件设备、学习内容及应用课程等各类设施完备的人工智能教育基地,也能帮助有志于从事AI教育的创业者实现一站式创业,把AI教育从空泛的概念一举变成可落地实操的现实。

图片 6

在新品发布环节以后,康力优蓝创始人、CEO刘雪楠与网龙华渔等10家教育领域优秀企业的代表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业内认为,康力优蓝作为全AI教育的先行者,将提供完整的AI教育解决方案,包含软硬件及课程内容等,而网龙华渔等众多优秀的教育企业,则可以利用自身的平台优势把康力优蓝的产品影响力放大,这无疑对我国青少年AI教育是一个重大利好。

8月24日,世界机器人大会第五天,康力优蓝的展台前,很多人询问一款Hello Kitty造型机器人,工作人员的解释淹没在人声鼎沸中。康力优蓝CMO赵博韬已第五年参展,感叹一年比一年火爆,“今年会期延长2天,我们担心消费者会不会疲劳,没想到光一款教育机器人产品,现场就卖了近千台”。

众所周知,人工智能的时代即将来临,让孩子学习人工智能,对孩子而言可谓意义深远,而编程又是人工智能的核心基础技能,让孩子尽早接触和学习编程,是大部分家长的必然选择。

2个月前,大疆首款教育机器人RoboMaster S1,也受到热捧,售价3499元,上线5分钟即现货售罄,第二天卖完两个月的产能,只好转为预订模式,直到8月底,仍旧缺货。大疆内部本以为是个“慢热的市场”,根本没预想市场需求这么强烈。

Hello Kitty智能教育机器人,正是孩子学习编程的一个载体。充满趣味的可视化编程,能帮助孩子在简单的操作过程中了解编程逻辑,锻炼STEAM能力。图形化界面,能让孩子快速上手,通过手机或平板电脑的APP运行编程系统,控制机器人,让编程交互充满乐趣。

“玩具”升级

而五大编程模块的自由组合搭配,则可实现在运动、声音、灯光、传感器、控制方面的任意组合,甚至连耳灯颜色、特定小动物声效等细节都可以让孩子自己来DIY,创造属于孩子的专属玩法,激发无限想象力。

2014年,熊明华在腾讯工作8年后,离任联席CTO,在硅谷创办七海资本,专注物联网和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久在产业前沿的他判断,服务型机器人会成爆发点。

作为一款卓越的智能教育机器人,学习内容的丰富性是必不可少的。Hello Kitty智能教育机器人内含资源涵盖小学和初中全套教材、国学经典、英语启蒙、科学算术、儿童歌曲、童话故事等,并进行不定时更新,保持教育内容的丰富性、多样性和准确性。

熊明华看了一圈国内外服务机器人公司,发现业内普遍局限在工具属性,比如扫地机器人,具备内容服务或互联网服务基因的团队,几乎没有。他唯一有兴趣的是位于波士顿的JIBO团队,风口很近,深度接触了,决定不投。

以英语学习为例,Hello Kitty智能教育机器人可以很好的扮演智能小外教的角色,通过浸入式场景教学,让孩子告别“哑巴英语”,同时利用“学习-练习-评测-奖励”的体系化方法,让孩子在家里就能够练习地道的美式发音,有针对性的逐步提高英语水平。

2017年初,熊明华参加美国CES展,发现有个中国团队ROOBO展出一款教育机器人产品“布丁豆豆”,且得过“红点”大奖。他来了兴趣,回国考察了大半年,当年9月,由七海资本领投了3.5亿元的B轮融资,熊明华后来亲自出任董事长。

不仅如此,它还可根据孩子的年龄以及学习情况,进行定制化的内容推荐与绑定,适合孩子成长的每一步,做到真正的智能学习,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儒博团队有AI研发能力,本来有服务家电、汽车等行业的2B业务,梳理完儒博业务线,熊明华建议公司切换打法,将AI技术的应用集中在教育领域,“面向儿童,可能更有市场”。

由于自营渠道无法完全满足消费者对Hello Kitty智能教育机器人的需要,康力优蓝针对该产品的城市合伙人招募早已全面开启,并在此次大会上与第一批14位城市合伙人签署了合伙协议。

2017年起,儒博开始聚焦AI+教育,终端机器人成为一大业务支柱,面向0-3岁儿童的教育陪伴智能机器人“布丁S”,官方售价999元,定位孩子小学阶段双语学习的机器人伙伴“布丁豆豆”,官方售价1899元,两个产品系列的累计销量都过了10万。

“超低门槛、超高利润、自动宣传、技术服务支持是我们这个项目的四大优势,另外,我们还将从培训、商机共享等多个层面为城市合伙人提供保姆式服务。不仅如此,在市场推广方面,我们计划在一年内打造百场线下活动,另有线上强势媒体配合,从传播上为该产品造势。”康力优蓝市场负责人赵博韬表示。

同在2017年,开了两家网店、长期销售电脑的李学文准备看看新方向,他爱听“罗辑思维”,此前接连错过儿童手表、智能马桶盖两个硬件风口,决定进军智能教育机器人,结果这次撞上了 。做的第一年,他就感觉“市场从蓝海迅速往红海走”,到2018年下半年,连二三十元钱的玩具都以“教育机器人”的名目出现了。有机构预估,2018年,这个市场的规模约为7.6亿元人民币。

儒博机器人

如何区分教育机器人与玩具?按《2019全球教育机器人发展白皮书》的定义,所有协助进行教学或学习活动的“机器人教育”,及具有教育服务智能的“教育服务机器人”,统称为教育机器人。

优必选科技高级副总裁、产品及解决方案部负责人钟永认为,是否具备教育属性是关键衡量标准。比如,市面上有些机器人玩具融入教学知识,但缺少专业机器人知识,不能形成完善的机器人教育体系,有的则是乐高仿品,功能仅限于拼接搭建,这些都脱离了机器人教育的本质。

优必选机器人

教育机器人的出现,与近年AI水平的进步相关,据熊明华介绍,就目前人机交互的水平而言,人与机器对聊依然是世界难题,然而,一个四五岁小孩的对话要求有限,目前的AI能力基本能够满足,而处于“在玩中学”的低龄儿童,也恰有机器人陪伴的需求。

其中,一个客观原因是孩子的孤独。儒博在2019年母亲节,曾经邀请100位用户进行反馈调研,发现绝大部分用户将陪伴孩子作为主要功能。“很多父母工作很忙,陪孩子的时间非常少。我们访谈用户,有孩子抱怨,爸爸陪他睡前读故事时,孩子还在读,爸爸已经睡着了。机器人陪孩子读100遍也没问题。”熊明华解释,除了陪伴互动与听故事,绘本跟读、古诗对词、英语辅助学习等教育功能,都成为家长选购教育机器人的关注点。

新兴中产阶层对孩子的期望,也极大助推了机器人设备的需求,物灵科技的“Luka”机器人一个主打功能是绘本阅读,其CEO顾嘉唯告诉《21CBR》记者,不同城市家长的购买决策,会受家庭收入以及需求所影响:一二线城市比较看重绘本本身的价值,三四线城市“更看重幼升小教材的覆盖以及英语学习的痛点”。

有一定编程实践和可扩展功能的编程机器人,则适合年龄更大的青少年人群。以大疆的RoboMaster S1为例,这个坦克模样的机器人产品,支持Scratch与Python两种编程语言,内置线路识别、视觉标签识别等AI技术,使用者可在体验机器人竞技的同时,学习机器人、人工智能和编程知识。

2018年初,“新课标”改革中,教育部正式将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处理等划入其中,编程教育正逐步推广。在有的家长眼中,这些教育机器人本质上就是升级版的教辅工具。

突围不易

C端教育机器人市场,看似火热,实则鱼龙混杂,行业最直观的感受,是同质化产品实在太多。为实现产品差异化,有技术的玩家各显其能。

本文由财经频道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AI+幼教 Hello Kitty智能教育机器人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