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徐悲鸿在桂林”名家对谈会还原一代大师的桂林印记

图为“徐悲鸿在桂林”名家对谈会。 唐梦宪 摄

  张安治,徐悲鸿之得意门生,中国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去年年底在京去世,终年80岁。

当天,徐悲鸿的学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徐悲鸿》一书作者杨先让,著名诗人闻一多之子、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油画家闻立鹏和张同霞夫妇,徐悲鸿长孙徐小阳,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徐悲鸿研究专家王文娟参会。

  他告诉我,他来桂前在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给徐悲鸿当助教。1936年初夏,徐悲鸿愤于国民党反动派的腐败,拒不为蒋介石画像,却应李宗仁之热情邀请,离开南京到南宁作画。当时,李宗仁表明,乐意为徐先生在桂林建立一所美术学院提供资金和方便。因此在广西省会从南宁迁至桂林后,1936年冬,张安治应徐悲鸿先生的召唤到桂林协助筹备这所学院。当时,广西省政府在桂林中山公园独秀峰后兴建美术学院,徐张师生二人没有具体筹备工作可做,大部份时间花在创作、展览上。卢沟桥事变后,学院停止筹备,徐先生赴渝中大任教,张安治先生则与来桂的一些文化人,利用这所房子,办了一个广西艺术师资训练班。

本次活动是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广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桂林水印书院共同主办。

  这一时期,张安治先生在桂林的代表作,有表现中国人民抗日决心的《后羿射日》(油画展出后,作品被当时设在贵阳的防空学院收藏)、描写桂林难民躲避飞机轰炸场景的《洞中日月》(炭笔素描,原件藏桂林博物馆),国画有《石工》、《运木工》、《漓江渔女》、《漓江雨》等。这些作品,构思新颖,想象丰富、内涵深刻,笔致豪放、功力深厚醇肆,为桂林抗战文化城时期的一笔宝贵财富。

图片 1

  我和张先生有过两次接触,第一次是在1981年7月,为筹备抗日战争时期桂林文化城陈列馆之事,专程赴京拜访了他。那次,他向我馆捐赠了18张当年在桂林进行抗日宣传活动的照片,以及两张桂林出版的《艺术新闻》报纸。这些都是极珍贵的文物。第二次,是1983年8月,他来桂林举办个人画展,桂林博物馆邀请参观、座谈,我担任接待、记录、摄影工作。两次接触当中,我了解到张先生对桂林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在桂林所从事的美术创作与美术教育等活动,在其一生的艺术生涯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在桂林期间,徐悲鸿积极发展以抗日救亡为目的的美术运动,筹建桂林美术学院,推动桂林美术教育。1938年,位于独秀峰附近的桂林美院新楼建成,并举办了影响广西美术事业发展的“广西全省中学艺术教师暑期进修班”。

  张先生1936年冬到桂林,至1944年湘桂大撤退才离开桂林到重庆。这中间,经过了整个桂林抗战文化城时期,这对他来说,是倍感骄傲的。

2017年12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由杨先让撰写的《徐悲鸿》,以来自徐悲鸿亲友学生的口述材料、大量的绘画作品与历史照片为基础,展现了徐悲鸿在艺术家、丈夫、父亲、教师、校长等多重身份下丰富的内心世界和复杂的人生选择,还原了一个真实客观、丰富立体、有血有肉的徐悲鸿。

  张安治先生在该班教素描、油画、美术史,为中国培养艺术人才作出了努力。当年该班的学生龙廷坝、陈吾、陈望、卢巨川、王憨生、朱乃文等,如今都是很有成就的艺术家,特别是著名壮族画家龙延坝先生,完全是在张安治先生的关心培养下成长起来的:当年,龙延坝一个热血青年,在父亲乡土艺术的薰陶下,抱着用艺术感染别人的想法,到桂林报考张先生的学校。张先生免费让其学习,毕业后,又推荐到欧阳予倩办的广西省立艺术馆美术部工作,使其在抗日的烽火中得到了锻炼,成为全国著名的画家。

本文由文学著作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徐悲鸿在桂林”名家对谈会还原一代大师的桂林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