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自个儿的珍藏涉世

- 编辑:永利官网 -

自个儿的珍藏涉世

我从小就喜欢美术,1992年开始投入资金收藏艺术品。在那个年代,艺术品市场还只是有艺术爱好的人士在玩,提高点自身的雅趣和人文修养。刚开始兴起的拍卖行,好的作品、靠谱的作品和真迹相对也多一些,价格也较稳定。我的收藏入门经历与起点都比较高,那时在著名话剧导演梅阡的建议和鼓励下,我与中央电视台合作拍摄了国内著名艺术家的访谈《八十瑰宝》,其初衷是记录在世艺术大家的艺术历程与艺术主张,在两年内陆续拍摄了吴作人、叶浅予、董寿平、启功、黄胄、何海霞、宋文治、白雪石、张仃等一大批老画家。我在与这些老画家访问互动的过程中,艺术修养、眼力和感悟自然水涨船高。但同时也亲身经历了一些让我真正认识艺术品收藏及其风险的事件。

那年,北京文物商店秦公介绍了三张李可染的牧牛图想卖给我,每张约3平尺。我就先拿画去请教了中央美院的王乃壮先生,先生说画不对。我又拿了画去请教吴作人萧淑芳夫妇,他俩也说不对。最后我拿了画去了李可染家,李老夫人邹佩珠和儿子见了画就说全是伪作。这段前期初涉艺术品收藏的经历,就使我懂得了没有百分百认定真迹的把握就不买,不买就是赢。

那时,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傅抱石等中国近现代有名画家的作品,我都曾买过。但以后发生的一些事情,改变了我对一些名气响的画家的看法。

大约在1995年的时候,荣宝斋业务经理米景阳找到我,称他的好友范曾在法国购买了一处房产,因没钱支付房款了,请我帮忙购买范曾200张画。当时我给了米景阳一个面子,订购了范曾200幅中国画、100幅书法。

事情定下后一个月左右,范曾就画完了100张作品,并已装裱完毕。我感觉一个画家怎么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能画完这么多作品?并已装裱好?我就抱着几个疑问到了范曾在北京的画室,来看他后100幅的作品。结果到其画室一看,很多3平方尺的宣纸都用吸铁石整齐地吸在画墙上,“老子出关”、“钟馗”、“达摩”等题材几乎和前100张没有什么两样,都是这几个人物造型来回组合。工作现场就像是工厂车间的流水线,自己复制自己的作品,已和印刷品没有什么区别。就连他的书法,我发现也是像商标一样,如同设计出来的文字,我认为他的这种程式化、模式化的制作过程就是画匠的商业画,也就是一个工匠的简单劳动。

通过这件事,让我认识到了张大千、齐白石等人的作品,他们也不是商业画家吗?张大千拿了点古人的笔墨技巧、造型模式,换换山头,就一张一张画下去;多给齐白石几个钱,就可以在画面上补点客户需要添加的内容。他们画画的目的是为了能卖出画,都是以买卖营利为前提的,也是通过量产的方式生产作品的。这些数量化生产、批量化生产的商业画,不会投入作者的真实情感,完全是一种商业行为。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画廊、机构进入了拍卖市场,它代表了一些投资人的利益,带动了以获利为目的的投资者进入了拍卖市场,同时也转变了艺术品市场不仅仅是因爱好而收藏的平台,更是投资的平台,市场竞争也就越来越激烈。当时,我就提出了感性认识、理性收藏的观点。

[1][2]下一页

本文由艺术专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自个儿的珍藏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