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永利澳门网站】相约在夏季|王来文:诗意原野,云水禅心

| 前 言 |

罗家宽先生是从天府之国走出的一位多才多艺的画家,他对大自然情有独钟,对荷菊文化思想有独创。娇荷掩映中的野鸟、寒风摇曳的傲菊、静泊的小船、山野河畔的茅舍、云雾里的山峰一幅幅细腻淡逸、静谧空旷的花鸟山水,仿佛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没有喧嚣的荷塘和桃源。那浓淡交错的墨韵,素妆淡染的色调,无不透露着一股纯净清新的气息,宛如一泓甘泉,滋润着人们的心田。这甘泉流自于罗家宽先生的笔端和墨中。

王来文

罗家宽先生笔下的不论是花鸟还是山水,都充满了灵动的自然神韵和生活情趣。艺术语言在意境之静、气韵之动中显得更为丰富。视觉效果体现出他把传统写意与西画技法的大胆融汇。艺术魅力会让观者感受到那充沛的情感占据着他的心灵。他那妩媚的荷花、活灵的游鱼、旷远的桃源,负载着美的天性,他的画面往往会让人进入遐想状态。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福建省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罗家宽先生曾游历祖国名山大川,他的画里不仅有千里豪云的磅礴重山,也有一望无垠的田园美景。他用五彩笔墨,点线勾勒,在小小画幅中自如挥洒出高山流水、田舍农耕。无论是浓墨淡彩,清丽挺拔的山川都让人感到自然的雄壮和原野生态的恬静。他同样也用画花鸟的细致描绘以波送帆、飞水浮云、山谷深居来增加画面动感,营造画面情趣,动静相存、流润活脱、沉郁中显飘逸,墨色沉重、色彩质朴,浑厚清新中既有北方山川的宏阔,也不失江南山水的灵逸。他在三十多年来潜心绘画艺术同时,广采博取生活感受与学养积累,少受传统技法的影响。他的山水正是以其朴实的自然风貌和诗意的原野情怀,发掘出人类生存空间独特的自然美感和精神意蕴,营造出静穆澄澈的渴望家园。

画能感人必有质。

家宽酷爱大自然的花卉,对千姿百态的花卉有自己的理解和认识。在千姿百态,芬芳迷人的花种中,最让他钟情的还是那塘中的荷花和迎霜的菊韵。他是用荷和菊的品行来磨砺自己心性。家宽笔下的荷花、菊花意境深远。他善于在大自然中捕捉灵感,所以他描绘的花儿鸟儿千姿百态、色彩纷呈,温婉、沉静而又超脱,充满灵性。静心品味能让人有种意味深长、身临其境的感觉。他笔下的荷花纯洁无瑕,亭亭玉立;菊花亦幻亦真,高贵典雅,清逸幽香。景物与宁静祥和的气氛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心中桃源印入眼帘。他的水墨自然花卉是凝聚了多年的心血,才创造出的一种奇特的意境,诗一般的情调跃然纸上,会让观者获得一种无尽的享受。罗家宽先生认为,画家所追求的,不仅是营造宁静安逸的画面气氛,使人看着觉得享受,更重要的是要传递人文主体的精微和深度。

袁中郎曰:“文之不传;非曰不工,质不至也。”我想文章如此,绘画亦同理。无“质”之画如无质之文“华而无实”一样,无质之画仅是技的炫耀,看可看矣,可惜感人动人之处没矣。

他的荷花表现形式别出心裁,常用生动的细节衬托浓郁的自然气息和生活情趣。荷花上多出一点灵动的昆虫,一点细节,显示出画家对自然美的向往和关注,对人类淳美意境的不懈追求。罗家宽先生的荷花,不泥古法,不重唯美;他把荷视为一种自然物之上的品格题材,所用章法实虚相得益彰,求汉画风骨,点线相同,墨彩交织。画中鸭、鸳鸯、水鸟、游鱼穿插得当,游于荷中,静动结合,笔墨互应,或泼彩或焦墨,或用冲水,或留飞白,显示出荷塘雅韵的意境和情趣,是意象表达到的鸟语花香,也是重新审视大自然造化的荷花与先人赋予它人格之上的荷花意境。他不拘泥古人的构图,但又不是西方抽象或表现风格的套用,而是用诗一般的语言所表达的笔墨情趣。罗家宽先生的荷和菊不仅仅是表现植物外表的形象,他用抽象笔墨和笔墨之美传达自己对自然的情感,让自然万物进入画家的心灵,融进自己的灵魂,简单而美轮美奂的画面,才会从胸中流溢而出。虽然他往往在画面上表现的只是荷和菊的一朵,却让人能感觉到一首自然生命的美妙乐章。乐章中融入了自己生活的立场和感情,以自己的生命感悟体验来升华花卉品性,感受自然植物的大憎大爱。

吾友刘中兄有仁厚之心,行事内敛,外朴内华,是位有思想和哲理思考的艺术家。观其画作有文有质,文质相兼。让人惊叹其礼赞大自然的画技之美,更让人感叹其画中透出的人文思想、人文关怀,感佩其对人类命运和自然生命的关切和叩问。

罗家宽先生认为荷花有很丰富的感情,即便是残荷,也能烘托出生命的鲜艳。因此,他的荷花跟别人不同,画面表现的是荷花的境界、荷花的精神。在传统的意象中,『荷尽已无擎雨盖』的败落,『留得枯荷听雨声』的凄凉,而罗家宽先生则去发掘出残荷的美质,让『鞠躬尽瘁』的残荷绽放出一种特殊的美。

刘中兄近作依然画着一贯的题材,动物与大自然,更确切的说是动物与草原与原野。题材似乎是古人有之,然已不囿于古人之藩篱。材料依然是传统的中国画笔墨,然已去传统笔墨的陈词。刘中兄的画面似乎是单调的长着青草的原野,似乎是长着稀落树木的原野,似乎是散落着稀松的木屋、牲口栅的原野,然这敷着阳光的原野,单纯却不单调。刘中兄用自己的笔墨呈现出一个纯净的明媚的清凉世界,在这世界里,风很凉,阳光很清洁,空气很清新,视野很辽阔。那无限清新的空气让人会醉;那无限辽阔的视野似乎是透明的,无需过滤尘埃,透视苍茫而辽远。而这远离世俗与尘嚣的世界是亲切的,是亲近的,是可让人尽享的辽远寂寥的诗情世界。这世界静寂但充盈着生命律动,有着动人的肺腑之意、沁人之情,引发人们生命中的情思。刘中兄不是诗人,但其画却有着诗人的气质。画境有乡恋无乡愁,这乡恋是刘中兄心中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那是一种体现人类对大自然的眷恋和依恋,是人类与田野,人类与大自然的古老乡情。当然,也是刘中兄对当代人类与自然命运的追诉与述说。刘中兄近作余观后复而叹曰:“画虽小技,然亦大道也。刘中兄深得此道。

罗家宽先生赋予水墨的人格化力量,表现在他大胆的用墨、用色、用光、用水上,或墨黑如漆,或淡者如烟,大气磅礴,一叶之中水墨交融,浓淡相破,观一叶已觉满纸烟云。只见那硕大如伞的荷叶在波光浅荡的水面上随风翻飞,初绽绯红的花苞,在弥漫荷塘的雾霭中淡淡吐香,纯净中富于变化,幽淡的调子和舒展的旋律交织成一幅幅既有古典雅趣又富于现代意味的图景,给人恬静幽远的意境。『妙在似与不似之间』是他技法运用上新的境界。因此,他笔下的花鸟不仅超越了自然景物本身的属性,也将人文主题通过创新的笔墨推向另一种境界。

刘中兄用精致求真的写实手法,描绘大自然、描绘风情、描绘可爱动物,以艺术家敏感的感触、精美的技巧,捕捉视觉瞬间的感动,同时以丰富的记忆和联想,将大自然的细节、情境中的情节化为感动人的诗意画面。其笔下的世界是纯净的,这纯净的世界是其纯净的笔墨风韵构致的,其纯净的笔墨折射的是刘中兄内心的澄澈。刘中兄的笔墨风格非工亦工,非写亦写,工写相融。似写实,实写意,意在工写中。呈现的的这片诗意的原野,是大自然的诗意,更是刘中兄心中的自然、心源流出的原野。其画中的大自然与原野有自然之美,更有人文之美。

几枝红荷,点破层绿,在风中摇曳。不知何处飞来的几只翠鸟掠过水面,欲停未停,让人体会到一种『碧荷相伴水禽鸟』的乐趣。只要你细品罗家宽先生的作品,就能赏到兰的神韵,闻到菊的清香,感知荷的娇妍,品味梅的诗意。

初夏之始,刘中兄携新作与美国著名摄影家史蒂文·洛克菲勒的摄影作品联袂在鹭岛举办“相约在夏季”之展,实是逐渐炎热的海滨景色里闪亮出的一道清凉风景线,着实给人增添不少美的遐思。史蒂文是一位热爱中华文化的西方摄影家,不难看出其摄影之作与刘中兄作品有着共同的创作主题和人文思考。刘中以表现的艺术形式再现自然,史蒂文以再现的艺术形式表现自然。史蒂文摄影作品中的有一种亲和自然的温暖胸怀。其作品中不仅表现自然之壮美、恒久的力量,更是有对人与自然共存的生命思考。那种心灵与感官的微妙联系,那种自然与情感认知的互动,那种对大自然生命的咏叹,实是心中有大爱的西方艺术家的云水禅心。

那心灵的沉荷,那傲骨的菊韵,那秀美的山峰,那潺潺的溪流,都隐在笔墨与自然之中,只有打开心灵之窗才可以闻到生命的芬芳。艺术的世界就是这样,能让人感受心境体验的作品才会具有深邃的艺术魅力,才会在静幽之中生发出无尽的美音,在感悟之中溢散笔墨的芬芳。

“相约在夏季”,我想,刘中兄不仅只是展示其艺术作品,更期相约人们对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大自然的心存敬畏,更期唤起人们对生存环境环保的重视。

也许,这就是罗家宽先生作品的艺术价值。

刘中兄昨特嘱余为序,余应允从命。今早特再次拜读其近作后匆忙草就以上数言,未知刘中兄认同否。

体金

谨为序。

二○○八年春写于北京无为堂

丁酉三月十二日于文心堂北窗下

展览名称

相约在夏季——刘中与史蒂文· 洛克菲勒艺术作品展

主办单位

中国邮政广告传媒公司、中国画学会、中联国兴书画院

中国艺术国际行机构、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厦门市美术馆

本文由艺术专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永利澳门网站】相约在夏季|王来文:诗意原野,云水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