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古代弓箭射不穿盾牌,为什么还要不停的放箭?

- 编辑:永利官网 -

古代弓箭射不穿盾牌,为什么还要不停的放箭?

问:中国古代军队,从来没有手拿铁皮的盾牌进行冲锋,难道是不起作用,还是什么?

问:古代战场上实战的盾牌是用什么材料做的?有多重?能抵抗哪些武器的伤害? 纯金属的盾牌非常重,无论是铜、铁还是其他的,因为金属的密度非常大,铜8.9比铁7.6还要重。那么在战场上提高防御力的同时也得要提高输出啊,如果太重自己根本就挪不动,又能起到多大的防御作用呢?

在冷兵器时代,弓箭和盾牌永远是一对冤家,一个是传统的远射武器,一个是比盔甲更便捷的防御性武器。

图片 1

图片 2

弓箭可以有效防御骑兵的冲击,所以弓箭发展的第一个顶峰出现在宋朝,因为宋朝要长期面对北方游牧骑兵的威胁,马步军士兵百分之八十是弓弩手。

因为铁皮盾牌太重了!根本不实用。

现在很多古装片,经常能看到士兵举着又厚有重的金属盾牌前进,这是违背历史真实的。

在我国古代,几乎没有铁盾牌。绝大部分都木制盾牌或者藤牌。

对于盾牌的形制,明朝大将戚继光在《纪效新书》和《练兵实纪》中都有详细说明。在纪效新书卷十一藤牌总说篇中,戚继光讲到:

千古有圆长二色,其来尚矣,主卫而不主刺。国初,木加以革,重而不利步。以藤为牌,近出福建,铳子虽不能隔,而矢石枪刀皆可蔽,所以代甲胄之用,在南方田塍泥雨中,颇称极便。

盾牌历史悠久,自古有圆形和长形两种。明朝初年的盾牌,是用木头上包裹皮革制成,太重了不适合步兵使用。近些年福建出产藤牌,虽然不能抵挡火铳,但是攻坚刀枪都能抵挡。可以代替甲胄的作用。非常轻便。

在练兵实纪卷四练手足·校圆牌中,戚继光讲到:

北方无藤,以柳木加革代之。

北方没有合适的藤,可以用柳木加上皮革制作盾牌。

古代的盾牌大都不是全金属的。因为全金属的太贵、太重。我们先看一下人行道上全铸铁的井盖,规格是比较轻的B125型号,直径一般是70厘米,重量高达33kg。你在战场上扛一个井盖,虽然像一个乌龟一样能防所有的冷兵器,但恐怕已经是寸步难行。

图片 3

在这里,戚继光主要讲了两种盾牌。

最好的是南方的藤牌,就是用藤编织的盾牌。防御力极强,除了火铳,其他的武器都能防御,而且十分轻便。这种盾牌的防御力,堪比铁皮盾牌。但是却比铁盾牌轻便的多的多。藤牌,是最好的盾牌。

藤牌兵

北方没有藤牌,只好用木盾。在厚木板上再加上皮革。经过处理的皮革,非常家人,里面还有厚木板。这种木盾牌的防御力也十分强大。防御一般的弓箭刀枪也没有问题。主要的问题就是有点重,不轻便。

冷兵器时代,盾牌是最实用的防御武器。它最主要的性能指标就是两条,一是坚固,二是轻便。如果弄一个大的铁盾牌的,坚固倒是坚固了,可是重的要命,要它有什么用?

如果把铁盾牌做的小一点,倒是轻便了,可是防护面积又太小。根本不起作用。

所以,最实用的还是木盾牌和藤牌。

铁皮盾牌?那是啥?知道要是盾牌蒙上铁皮有多重吗?而那种人类能正常使用的纯铁盾牌有多大吗?

看下图:

只有这么大小啊!纯是格斗用的……别指望这东西在战阵中发挥多大作用。

而中国古代军队一直都不缺乏盾牌的使用。比如殷墟中就出土过商代的盾牌。这个盾牌高80厘米、上宽60厘米、下宽70厘米,还有青铜加强件。

秦汉时代,出土文物和相关记载中,中国军队使用盾牌的证据也很多。比如三国时代就有这样的记载:“义兵皆伏盾下不动,未至数十步,乃同时俱起,扬尘大叫,直前冲突,强弩雨发,所中必倒”。

到了北宋时期,中原军队又采用了弩盾结合的战术:“牌手当前,神臂弓次之,弩又次之”。

到了火器大规模运用的明清时期,盾牌也是一项重要装备。比如戚继光的戚家军就有盾牌手。

而放眼全世界,包括中国的实战盾牌,都是以木头为框,加强皮革或一些金属件。就盾牌本身来说,没啥特殊的,也不存在外国的月亮比较圆的情况。

战争这个东西是要计算成本的,如果用木盾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换成铁盾呢,全国数十万军队,全部装备下来,朝廷的开支得要多大,再者民耕为主的国家,尤其是汉族为主的国家,士兵的身体素质和西方职业军人也有较大的差距,用铁盾对士兵来说更是负担,在看看以前的北欧维京人,那么强壮的身体都是使用木盾,所以说铁盾并不适合大部分的军队来使用,真正使用金属盾较多的是希腊人,罗马人,以及后来的西亚阿拉伯国家军队,他们多以一个金属小圆盾来进行防御,其优点是体积小便于携带且做工精美,再者在古代的时候,西亚的金属锻造工艺也是出了名的好,所以说,各个区域条件不同,所以中国在古代战争多以防守一方的话,修筑好城池,多造弓弩,战斗力反而比用盾的效果更好一些吧,图片是我收藏的伊斯兰古盾,材质多为铜和铁,基本都是骑兵用的,大家可以欣赏一下

我认为三个原因:

第一,我国古代金属是奢侈品,数量极少,战争用不起。铁来源于金属矿藏,矿是需要人力去开采的,数量有限。古代科学不发达,没有挖矿机,类似金属矿石的开采风险性极大,要依靠大量劳动力,开采出来也不好运输,即便开采和运输问题都解决了,来源又不好判断,所以金属在我国古代十分贵重,并不是常用品,需要被珍惜,来之不易。

战争一旦爆发,便是兵马、粮草、财力的综合较量,若财力不够支撑,兵马再强也无用武之地。

第二,铁盾牌过于沉重了。一个盾牌长宽都要在五十厘米以上,才能防御住敌人射来的箭矢,大家可以试想一个长五十厘米,宽五十厘米,厚三厘米的铁锭,想想有多沉,举着这样的东西在我国广大的国土面积上东奔西走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国古代兵种主要是步兵,骑兵很少。

第三,藤盾和木盾基本上能够达到防御效果,不需要铁盾牌。

盾牌的主要作用是防御远处射来的箭矢,和近战时敌人的挥砍,藤盾和木盾完全能够达成以上两个目的,这在戚继光的《练兵实纪》中有过记载,不需要更加昂贵的铁皮盾牌。

盾牌是用来防守用的不是用来冲锋的,只有骑兵才用手臂上挂着的小圆盾冲锋。穷骑兵没有盾在对方射箭的时候只好用手臂护住脸部冲锋,富有的骑兵是戴着有面具的头盔。不像欧洲的小规模冲突花费成本不高,中国大量的骑兵需要耗费的资源是很可怕的,不可能每个骑兵都配置齐全。最主要的是中国古代军队讲究的是灵活机动性而不是呆板的军阵对冲,巨大的盾牌只存在于防守时候第一线的盾牌兵掩护长枪手或者弓弩手用的。有时候还可以绑在木桩上做成临时的军寨用。可以看下日本的古代战争片,里面很多古代的士兵装备也是中国古代士兵的标配。比如很多人笑话日本军队背后插个旗子,其实古代的确有这个装备,京剧武生的打扮还保留着形式。护背旗的作用不仅能分辨队伍还能在嘈杂的战场上保持队形,其次还有迷惑弓箭手的作用,这个和披风的道理是一样。我们不能现代人的眼光去看古代,存在就是合理。其次这里想吐槽下拍古代历史的导演们,拜托你们多看下历史啊,古代骑兵打仗不是拿着大砍刀高高举起然后用力劈下去,那是打把势卖艺马戏团的人干的事,正确的方式是用刀柄的红缨或者绳子把刀绑在一只手上防止脱力打滑或者剧烈的冲撞刀掉了,然后双手握刀利用马的速度切割敌人而不是砍。骑兵是骑马跑起来不是拿着大刀转着圈一通乱砍,失去速度的骑兵跟死人没区别。拜托了。。。我已经被你们这些破导演给蹂躏疯了

帝都的历史博物馆有一年(大约2005到2006)举办欧洲文艺复兴展,除了达芬奇的《维鲁特人》印象深刻之外,就是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家主洛伦佐.美第奇(美第奇家族后来出来一位法国王后,“佛罗伦萨的母豹”凯瑟琳.美第奇——瓦卢瓦王朝末代王太后,三位死于非命的法王的亲妈,被法国大革命推翻的斯图尔特王朝第一代法王亨利.斯图尔特的岳母,针对胡格诺教派—基督教新教的屠杀——巴萨罗缪惨案的制造者。。。)的装饰华丽的盾牌,介绍中说这种金饰镶嵌宝石的金属盾牌实际上就只是画像的时候用,所以也叫礼仪盾牌,或者叫仪式盾。。。所以画像上的欧洲盾牌是做不得准的。。。真正欧洲人上阵打仗是不用全金属盾牌的(古罗马肌肉甲武士大概除外,还有记载中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在神庙中得到的阿喀琉斯的盾牌也是金属的——据说亚历山大找到阿喀琉斯的神庙已经是特洛伊战争几百年后了,如果阿喀琉斯的盾牌有木质材料,应该也已经腐朽烂没了。。。对了,阿喀琉斯不是全身刀枪不入只有脚后跟是弱点么?那还要盾牌干嘛?装饰用?可见神话都是骗人的),一般骑士盾—鸢盾都是铁皮包木头,铁皮防砍,木头防箭(纯铁的盾牌有可能被十字弓矢—弩箭击穿,而木质盾牌对箭和矢的防御效果远好于纯金属盾)。步兵盾为了防止过重影响攻击动作,一般都是用纯木质,早期维京圆盾,后期步兵扇形盾都没有金属外包盾面(除了铆钉,或者铜制护手圆顶),一来制作方便,随坏随扔,二来重量适中,不影响使用。欧洲中世纪一场战斗往往不会像日本的遭遇战那样一两个小时甚至几十分钟就结束战斗(对,我说的就是“史诗般”的越后之龙突袭甲斐之虎那一场几十分钟的遭遇战,桶狭间战役的时间也不太长,从午后到下午两点已经拿到了今川义元的人头),往往会出现白天打晚上继续打的情况,双方都不是一下子投入所有兵力梭哈。。。所以过重的铁盾实在无法保证长时间使用。。。欧洲全金属的小圆盾只有锅形头盔那么大(比香港某电影的飞碟帽三部曲里的飞碟帽还小两号),是拿在手上剑术格斗用的,一对一还可以用用,上战场就只有部分国家的弓箭手拿着和短剑搭配,当骑兵从侧翼突进到后方(打野抓射手?),弓箭手跟骑兵CQB近距离格斗用(基本可以忽略,不过当弓箭手数量对骑兵有碾压优势时,还是可以一战的)

太重了呗 不过后期有全钢盾 早先希腊用过铜 木 皮 三层混合圆盾 恐怕沉得一比就知道哪个好用了。长时间作战,两只手的负重都要控制。

两方面的原因,盾牌属于基础防护用品,在古代木头相对金属容易获得,价格低廉,适合大量装备,其次,如果是金属的盾牌,太小了没防护效果,太大了就很重,使用不方便。当然也有少数人力气很大,身家出身贵族或者在军队里属于精英,他们也会使用金属盾牌,但是大多数的士兵肯定还是用木头的。

我想士兵用的盾里的金属,跟贵族们用的应该有些许不同,粗略加工的铁跟细加工的铁,各方面都是有些许差异的吧,这些差异就可能导致了士兵盾牌要贴木板,而贵族的不用。

士兵的盾牌贴点铁皮的目的是为了防止盾牌受到冲击之后完全的断裂,金属的韧性和木头还是有区别的,当然加工的程度对金属的性质也有影响,不过贵族的盾牌其实大多数也是用木头为主体,全金属的盾牌用的人很少的。

自从在工地上般过盖电缆沟的铁盖板,对这个问题我是彻底没有疑惑了。

盾牌的发展经历了,木盾—木包皮盾 —木包铁皮盾 —木包铁钉盾,

原因嘛

一开始,防铜制短剑,弓箭,木盾差不多。

后来用上合金铜,就得用皮盾,再后来用了铁器就不得不用铁皮包木盾。但是随着轧钢,包钢,淬火,退火等技术的发展铁皮盾也容易被刺穿(人们发明了长缨枪)。于是人们给士兵穿上了钢片鱼鳞甲。我国鱼鳞甲从铜器时代开始就逐渐开始兴起。直接跨过整个铁器时代。进入隋唐时代钢刀技术发展。人们也开始普及钢片鱼鳞甲。随着冷兵器的成本被优质的铠甲抬高了制作成本。于是,火器时代来临了。火铳 火箭,炸药陶罐(类似手雷)开始在中原兴起(这个时期已经到了宋)。但是冷兵器好的热兵器时代出现了一个我们逃不开的问题——骑兵。骑兵对于火器普及是起到严重制约和克制的存在。直到马可欣机枪和架退榴弹炮诞生。才逐渐淘汰了骑兵。

而我国就面临这个问题。骑兵骑脸。火器技术不成熟。要知道很多钢铁冶炼技术是我们通过外贸从游牧民族那得来的。所以我们被教做人了。元朝打断了我们火器的发展。直到明初。中原火器发展迅速。火绳枪的发展还有我国小口径野战炮的发展。开始一定程度上克元朝的步骑配合兵力搭配。我们夺取元朝政权建立大明。再后来就是近代史了。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矛和盾的故事,古代的军队使用盾牌,现在的防暴警察也有盾牌。

在古代战争的描写中,多有阵法与计谋的大幅描述。少有大型战役的记录。

中国古代的兵器以刀和枪(长矛)为主,使用刀的配置盾,用矛的在后,用刀的在前,可以防避箭矢所伤。兵种协同,混合应用,三军协同,(三军是上中下)马步协调。

其实中国的古代军事家比我们想的高明,盾牌是绝对重要的武器。

矛和盾出现在冷兵器时代的早期,古代成语故事中有个卖兵器的人,说他的矛怎么怎么锋利,又夸他的盾如何如何坚硬,一个旁观者说,以子之矛刺子之盾如何?卖兵器的人无言以对。这就是矛盾一词的来历,如今的用途非常广泛,任何事物都充满着矛盾,解决矛盾就是解决问题。

古代人打仗,一手执矛一手执盾,这并不符合杀敌实战要求,一只手执盾分散了一部分力量,另一只手持矛杀敌,相对消弱了战斗力。可用于近距离盾牌和刀剑的砍杀。这种作战方式多出之西方人和中国北方的匈奴人。但是这也不够快,不能形成大规模的冲锋战斗力量。后来,中国古人打仗干脆放弃了盾,用长矛长戟作战,士兵行军扛在肩上,在战场上,两只手用力总比一只手有力量,兵器携带也方便,实用于长途跋涉大规模的战争。

冲锋是冲乱敌方向军阵,以速度为主。

在中国,盾牌有青铜、钢铁、木制和藤条以及混合材料五种。春秋战国之西汉时代,中国的军队多是用青铜方大盾,在方阵中可以组成一道有效的防线,挡得了远程武器也挡得住矛捅戟刺。不过这些盾牌也并没有影视作品中描绘的那种大小,不然士兵是根本不能自由的拿着这东西行动的。根据汉墓出土的盾牌来看,青铜盾一般长度在50cm以内,宽30cm左右。表面多是兽纹,看可以起到恐吓作用。

盾牌则是甲胄的一种,因为拿在手上,轻便性比穿在身上的铠甲强,所以盾牌又被叫做“秉甲”,更主要的是,盾牌可以构成一道盾墙,远比铠甲保护单兵要实用的多。

此外还有圆形的铁质盾,这个在骑兵中比较常见,适于近战格斗。不过这些金属盾牌只有少数的精英战士和贵族士兵才能使用,像一般的士兵使用的多是用杨木和松木制造的木牌,或者藤条编织的藤牌。

有意思的是,古人在形容自己兵力强大时,总是喜欢用“带甲百万”、“甲士”、“披甲持盾”等词汇,却没人用“带弓百万”来形容强盛。

古罗马盾牌是木制的,外蒙一层薄金属皮,形状是呈弧形的长方形,防护力强。因为古罗马盾牌的弧形设计,可以把大部分的箭弹飞。古罗马盾牌的优秀设计,造就了超强的古罗马步兵。

那么当弓箭面对盾牌时,究竟能不能射穿盾牌呢?

在明朝我们福建是日本倭寇泛滥的地方,为了对抗日本人,在戚继光的领导下,在东南沿海抗击倭寇十余年,扫平了多年为虐沿海的倭患,确保了沿海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在很多场战争过程中,当地老百姓有用用藤条编织,斗笠形的盾牌,发挥了相当大的效果。

图片 4

中国古代盾牌有青铜、钢铁、木制和藤条以及混合材料五种。春秋战国之西汉时代,中国的军队多是用青铜方大盾,在方阵中可以组成一道有效的防线,挡得了远程武器也挡得住矛捅戟刺。不过这些盾牌也并没有影视作品中描绘的那种大小,不然士兵是根本不能自由的拿着这东西行动的。根据汉墓出土的盾牌来看,青铜盾一般长度在50cm以内,宽30cm左右。表面多是兽纹,看可以起到恐吓作用。

弓箭分为直拉、反曲、复合等很多种,同时又要受到做工、距离、臂力、平射还是抛射等因素影响,而盾牌根据材质可分为藤盾、木盾、铁盾等等,不同种类的弓箭面对不同的盾牌,效果自然大不一样。

此外还有圆形的铁质盾,这个在骑兵中比较常见,适于近战格斗。不过这些金属盾牌只有少数的精英战士和贵族士兵才能使用,像一般的士兵使用的多是用杨木和松木制造的木牌,或者藤条编织的藤牌。

但总体而言,弓箭是无法射穿盾牌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弓箭和盾牌的发展是同步的,比如宋朝大量装备黑漆弓的时候,盾牌也已经进化到了铁盾。而同时期的盾总是能够阻挡弓箭。

来经过郑成功改进的藤牌,还可以有效的防御轻火枪的攻击,在郑成功收复台湾时,郑军的铁人军手中的藤牌就给荷兰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图片 5

在雅克萨之战中大清为了驱逐沙俄,也曾训练了一直藤牌军,不但防箭防子弹,刀砍枪刺也不顶用。这些藤牌手身穿虎皮衣,被称为虎衣藤牌手。

其实古代的弓箭威力并不能达到一击必死。比如刘邦就被项羽一箭射中胸口,结果刘邦还有力气嘲笑项羽射的不准。隋朝的杜伏威被人直接射中额头,不仅没死,还亲自冲锋把射他的人给斩了。

古代战场上的盾牌主要材料为木质,也有一些采用皮质。后期技术提高了,某些有条件的军队也使用过小面积的金属盾,或者采用了铁皮钉缀、铁皮包覆等复合技术。

古代中箭致死的,多数死于破伤风,比如魏国名将张郃,仅仅是膝盖中了一箭就阵亡了。只有极少数是倒霉被直接射中要害。

古代许多以步兵为主的军队,对防御的要求相当高,他们需要应付箭矢的攻击,还要应对骑兵的突击和对方短兵、阵前投掷的袭击,所以盾牌的重要性甚至在武器之上。比如罗马军团的长盾,这种盾牌最早是椭圆形设计,成型于公元前1世纪,奥古斯都时期演变出更利于防御的弧形方盾。

至于用弓箭射击穿着重甲的人,射穿的几率就更低了,明朝的袁崇焕、满桂就曾多次中箭无事,后梁的张归宇身中15箭安然无恙。《周书》记载说将军田弘“摧锋直前,身被一百余箭,朝廷壮之。”

本文由艺术专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古代弓箭射不穿盾牌,为什么还要不停的放箭?